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级八肖图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图文:长江中游已成野生麋鹿天堂

时间:2017-09-20 05:4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丁玉华,1955年生,江苏大丰人。研究员,中国鹿类专家组,原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区副主任。他被称为“中国麋鹿之父”,与麋鹿打了32年交道,是全世界最了解麋鹿的专家,他所在的区还繁衍出世界上最多的麋鹿种群,让我国的特有麋鹿真正回到了故乡。

  作为中国特有的世界珍稀,“四不像”麋鹿曾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约300万年。然而,今天我们说到的麋鹿的回归,更像是自然给人类的教训。

  一个多世纪前,麋鹿曾因捕猎与战乱在国内近乎绝迹,少数海外。直到32年前,中英两国签订协议,麋鹿才回到原生地。

  截至2016年底,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区内,生活着3200多头麋鹿,是全球最大的麋鹿种群,这些年一走来,丁玉华已成为全世界最了解麋鹿的人。

  丁玉华一直密切关注湖北石首的野生麋鹿。因为1998年的特大洪水,一些麋鹿意外走出石首区,逐渐在周边湿地自然繁衍下来,如今更成了全国最大的野生麋鹿种群。“以石首麋鹿为中心,这里正在形成长江中下游的野生麋鹿生态廊道。”

  丁玉华(以下称“丁”):以前我从来没见过麋鹿,只是听说过“四不像”。我的专业是畜牧兽医,因为技术过硬被调到大丰区。第一次见到麋鹿,是它们刚从英国被送到大丰区,锯掉了角方便运输。麋鹿的角长出来后特别好看,向后分叉,最高点都在同一平面,甲骨文的“丽”字,最就是麋鹿的鹿角形状,说明古人觉得它的角是最美丽的。

  丁:麋鹿的回归是一段的历史。麋鹿的故乡在中国,鼎盛时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,后来因气候变化及人类捕杀等原因,到19世纪中叶,仅剩下在南海子皇家猎苑内的200多头。1900年,南海子皇家猎苑的最后一头麋鹿死亡后,麋鹿在国内消失长达半个多世纪。英国乌邦寺庄园主第十一世贝福特公爵陆续从购买了18头麋鹿,放养在庄园内,才让麋鹿繁衍下来。1956年到1980年,我国曾陆续从海外引回10头麋鹿,但20多年过去后仅繁衍增加了2头,更别提种群恢复了。

  丁:麋鹿最先是被引回到的南海子麋鹿苑,那是它最后消失的地方,但是那里的放养面积有限,发展受限。我们不仅要把麋鹿引回来,还要逐渐恢复野生种群。大丰区周边以前曾发现过多处麋鹿化石痕迹,而且当地非常支持建设区,南黄海滩涂湿地人烟稀少,非常适合麋鹿的和繁衍。

  丁:1986年8月,39头麋鹿被送到大丰区,很快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。9月的高温干旱天气影响了水质,很多麋鹿消化不良,患上了严重的腹泻。我没有喂养麋鹿的经验,主要是根据兽医临床经验和野生动物的用药原则来进行治疗护理,使用抗生素口服治疗不利于健康,我和同事们就一起用水泵日夜不停地向沟河里翻水,改善水质,那段时间每天只睡3小时。

  丁:最怕的是母鹿流产。回来没几个月,六七头母麋鹿开始产仔,但产下的都是死胎,我们没有对外公布,心里都很急。引种是否成功的关键就在繁殖上,流产、难产在都是种群发展的难题。那阵子我们经常躲在草丛里观察记录母鹿的生活习性。有天下午我发现一头麋鹿临产,就趴在旁边3米高的篱笆围栏上观察,一分钟记录一次,母鹿在白茅草丛里一会站起一会蹲下,直到天快黑时才生下小鹿。小鹿过了10多分钟后慢慢站起来了,但是腿力不够,头一歪摔到了旁边斜坡的水沟里,我赶紧跳下去把小鹿抱起来送回草丛。后来这只小鹿活下来了,大家都很激动。

  丁:区原来就没有像样的房子,两幢又矮又破的小房子,进门不低头就会碰到。这些都不算什么,从国外重新引回来的麋鹿如果失败了,国际影响会很大,我们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压力很大,尤其是解决麋鹿繁殖问题后,要开始逐步恢复野外能力,我们每天带着干粮和设备,在野外一跟一天。麋鹿性高,能感受100米外的动静,人追着追着就可能掉进沼泽和池塘。不过,这些都很值得,我们掌握的第一手资料,帮助了更多麋鹿有计划地回到了大自然。

  记:截至2016年,中国有约5000头麋鹿,其中近千头是野生麋鹿,石首以465头的规模形成了我国最大的野生种群。

  丁:对,石首这个最大野生种群的形成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。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区成立于1992年,曾先后3次从南海子引来94头麋鹿,繁衍情况良好。没想到1998年的特大洪水淹没了部分区,有一群麋鹿游过了长江,在对岸的三合垸住了下来,还有一群跑到了监利交界的杨波坦,这两个地方都是芦苇湿地,麋鹿们经过16年的野外适应,不仅扛过了疾病的,还繁衍生息,形成了长江中游特有的麋鹿野生种群。

  丁:洞庭湖是在2006年前后发现有野生麋鹿的,我们分析,之前从石首区游到三合垸的麋鹿,一部分又循着河流到了洞庭湖。在这样的巧合下,长江中游成了野生麋鹿的栖息天堂,去年,我们还从大丰送了16头麋鹿到洞庭湖。

  丁:没问题,两地基本在同一纬度,长江中游的无霜期还要长一些。根据大丰麋鹿身上的GPS定位信息来看,目前它们在这里适应得很好。我们更期待进行种群血统交换后的遗传多样性研究,现界上的麋鹿都是乌邦寺那18头麋鹿的后代,但经过各地许多代繁衍,血统仍有远近之分,比如大丰麋鹿主要来自英国的七家动物园和公园,洞庭湖麋鹿主要来自英国乌邦寺,而交换可能形成优质遗传。

  丁:这些年,麋鹿的种群发展很快,但对一个来说还是很脆弱。我们不能就,还要它们的生活,加快遗传多样性的研究工作。我已经出了13本关于麋鹿的专著,仍有很多的未解之谜。

  丁:习总非常重视长江生态的修复,提出“共抓大,不搞大开发”,这也是麋鹿的机遇。去年11月到今年6月,我们对长江中游麋鹿种群进行了科考,我看到了野生麋鹿种群在这里复兴的希望。将来,麋鹿的发展可能会形成两条主线:一个是以石首麋鹿为中心的长江中下游野生麋鹿生态廊道,一个是以大丰麋鹿为中心的沿海麋鹿生态廊道。

  丁:我从小就喜欢做新鲜的事,也爱琢磨农业技术。这辈子和麋鹿结缘很幸运,我和团队并了一个,建立了世界最大的麋鹿基因库,做的研究填补了世界空白。一生做一件事不容易,做成功更不容易。前些年,我一心扑在麋鹿身上,好在妻子和女儿都很支持我,女儿的博士论文就是做的麋鹿研究,我们算得上志同道合,虽然已经退休了,我还是愿意和麋鹿打交道。

相关推荐